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 技术和产品架构不再是真正的壁垒

技术和产品架构不再是真正的壁垒

时间:2018-12-14 16:3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乐趣还没大火就马上模仿,耍的一手好牌
  “乐趣还没大火就马上“模仿”,耍的一手好牌啊。”KUNG在某应用推荐平台上,给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新出的音乐 App MOO,留下了一条看起来并不让人舒服的评论。
 
  2001年出生的KUNG喜欢说唱,几个月前,在朋友的推荐之下,他下载了“音乐版抖音” App 乐趣,“推荐的歌曲更符合我的口味。”
 
  KUNG觉得,MOO和乐趣太像了,前者的使用逻辑和主页的播放界面设计、操作方式,都和乐趣过于相似。“有人说MOO团队在8月份就开始策划了,但在此几个月前,乐趣就已经上架了。”
 
  一前一后,MOO有洗不脱的“抄袭”嫌疑。这可能是乐趣诞生以来,面对的最大挑战。有知情人士向刺猬公社透露,腾讯方面在8月份与乐趣有过接触,并聊到了投资方面的事宜,也了解到了公司的一些业务数据,虽然最终没有谈成,但双方也从那时候起,建立了联系。
 
  立知抄袭即刻的事件,还未真正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,MOO音乐就顶着“疑似抄袭”的名头,出现在大众面前,难道腾讯又走了一次捷径?
 
  乐趣和MOO像在哪里
 
  乐趣可能是第一款主动帮助用户躲避流行曲目的软件,耳边没有“学猫叫”,也没有“你说你喜欢森女系”。
 
  它的逻辑是:视觉化音乐推荐,用音乐作为桥梁,帮助用户交友。任意注册用户,都可以上传自己喜欢的或者原创的音乐到平台上,搭配有美好感的视频画面,等待系统将音乐推荐到主信息流。打开乐趣的用户,可以上下切换,等待喜欢的音乐出现,发送弹幕则可以实时分享听歌感受。
 
  上传音乐的同时,平台将对音乐进行版权审核。拥有版权则予以通过。虽然是强PUGC平台,但乐趣用户上传的视频,有非常统一的审美形态,或唯美、性感、可爱,整体风格偏向日系青春动漫,团队有一套特殊的标准,来维持平台的格调。
 
  听音乐只是功能之一。用户可以点击分享者的头像或者弹幕发送者的头像,选择关注和聊天。上线8个月,乐趣上一条热门音乐视频的点赞量,可以达到三万以上,弹幕量可以达到一千以上。
 
  备战二次考研的云熙发现,“乐趣太懂我了,推荐的歌都是精品,比其他的音乐App都懂。”算法推荐,最大程度调动了,平台内所有音乐的分发,不再是1%的流行音乐满足99%的用户。
 
  利用算法推荐来弥补曲库的不足,乐趣不是先行者。
 
  在版权上一直不占优势的网易云音乐,虽然拿不出周杰伦、容祖儿、鹿晗等热门歌手,但是通过盘活小众独立音乐人的作品,也能换个角度,满足平台用户的需要。
 
  从设计和使用体验来看,乐趣崇尚极简模式。最复杂的发现页,也不过只有两个板块:今日推荐、频道音乐。前者是兴趣合集,后者提供给用户寻找喜欢的音乐品类。
 
  MOO的定位是“发现新鲜流行乐”,首页同样是音乐搭配合适的视频,不过音乐为主,视频并不像抖音或者快手,极力做到丰富,吸引用户观看,视频只是音乐的一个搭配。
 
  共享QQ曲库的MOO,并没有像乐趣一样,鼓励音乐人或者普通用户上传音乐,而是平台筛选出了一部分音乐以及视频,推荐给用户,从内容端进行把控。
 
  MOO的发现页设计更为大胆,除了常规的编辑推荐,音乐打破了品类推荐的传统模式,通过个性标签的设置,比如音乐灵感、Aforbeat、Moo friends等,来推荐风格一致的音乐。在App Store上拿了4.5分,大部分都是好评,部分用户指责MOO抄袭乐趣和抖音。
 
  这种做法更符合内容消费的趋势。最特殊的地方是,MOO直接把搜索放到了发现页。虽然搜索已经不再是用户听歌的主要渠道,但依然重要。MOO在QQ曲库的支撑下,有足够的内容支撑用户搜索。这是乐趣无法超越的优势。
 
  和KUNG的判断一致,乐趣和MOO,更多的是在首页操作以及设计上的相似。但这似乎并不能作为一款软件抄袭另一款软件的法律凭证。不同点也很明显,MOO更像早期的乐趣,尚未强调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社交连接,音乐属性更强。
 
  但MOO的设计,仍然很难让人相信,完全没有受到乐趣的启发。
 
  无法举证的抄袭
 
  相似的软件有多少呢。比如新闻客户端,从腾讯到网易、凤凰,基本的架构都是一致的。又比如短视频,从抖音开始,后继者众多,比如微视、爱动。
 
 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认为,功能重合很难认定侵权,这些功能模块是这类软件通常的设置,除非是界面元素,比如背景图片、色彩搭配等方面相似。
 
  “从法律角度来看,软件上设置某几个功能,某几个类别,比如说常见的新闻客户端,新闻都会包括,社会新闻、财经新闻、娱乐体育等等。比如说新加一个细分领域的东西,假设是跨境电商。如果你是你第一次加,那别人都不能加这肯定是没有道理的,为什么没有道理呢,因为没有什么独创性,也不属于作品,而且这个东西它本身是属于公共领域的东西,是没有办法垄断的。”赵占领介绍说:
 
  “如果说你的新闻客户端上,分的这几个字类别,社会新闻、财经新闻,每一块都有不同的设计,有一定的独创性在里边。比如说背景图案形状等等,这种东西是受法律保护的,他有可能是属于美术作品,但如果说你只是涉及这几个字,就肯定是不受保护的。”
 
  也就说,虽然Moo采用了乐趣最早采用的音乐视频模式,但两者在内容上,并不存在抄袭的地方。
 
  苹果App Store采用的就是同样的逻辑。按照苹果的规定,除了触犯相关法律条款的软件,苹果有一套自己的审核判断标准。比如最典型的刷榜、刷评论、刷热词、诱导用户行为等等。对于侵权,苹果的判断标准是,牵扯侵权纠纷,也就是提供盗版、内容侵权、山寨模仿,推广侵权等等。
 
  两个月前,子弹短信因使用侵权图片被苹果下架。技术和产品架构不再是真正的壁垒。
 
  国内一创业团队最近新出的社交软件——微脸,几乎就是Facebook的中文复刻,连创始团队都在标榜“中国版脸书”,甚至并不加以掩饰,因为他们的产品内容,是平台用户自发创造的。
 
  因此,远在中国的这款软件,并没有因为像素级模仿,而遭遇下架。类似的舶来品还有很多,比如微博的酷燃视频,在设计上就与Youtube有异曲同工之处,国内的很多软件或者平台,在早期都有强烈的模仿痕迹。因为市场允许他们通过产品运营、产品内容来竞争。
 
  此前,一款短视频App采用了和快手App几乎一模一样的界面,19个操作流程及页面布局、编辑元素,还在热门栏目下提供使用快手软件制作的视频,使用快手软件制作视频特有的装饰图片。
 
  快手将其起诉,认为那是不正当竞争。但法院全部驳回快手的诉求,理由是“界面差异不大”、“难以证明独特的设计组合”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opyright 2015-2016 真人娱乐|真人现场娱乐|澳门真人娱乐|真人线上娱乐-上海朗宝实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